当然我在扯淡

你没法对别人解释北京。

  2013年,那是我第一次离开西北。在去哈尔滨求学的途中路过北京,那时生活正在跃出一段崭新的弧线。我以为我知道我将要面对的所有可能性,并无丝毫畏惧。就像汪峰在《北京北京》中唱的那样:

在这儿我能感觉到我的存在
在这儿有太多让我眷恋的东西
我在这里欢笑我在这里哭泣
我在这里活着也在这儿死去

“在这儿我能感觉到我的存在”。
  17年顺利拿到学位证书后回到北京,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理想、情怀开始澎湃地展现在我眼前,高速公路上红色和黄色的车灯奔涌入海,驰掣的地跌裹挟这风尘带着些许机车的腥气,北京的灯火如星辰一般铺在脚下。这是梦和幻觉构筑的城市。
  《北京北京》似乎是写给这座城市的情书。不论你有多洒脱,但你只要北漂过的话,就知道这里面的那些细节有多么微妙和真切。
  这是我曾经昂首阔步走过的地方,这是我一直心心念念要来的地方,我不知道终将会发生什么事,而生活终将改弦更张,现实经历的任何生活转折,和我当时以为我要为之奋斗的那个未来和真实的未来近乎南辕北辙。
  但生活并不止步于此,你知道没有什么 good ending 或者 bad ending,有的只是一个又一个选择,和伴随着每个选择而来的那个无可避免的 what if。那不是抽象的可能性,而是一段又一段具体而微的生活轨迹,是真实的家庭细节和职业道路,是餐厅里的烛光和欢声笑语,是无数个清晨的问候和午夜的叹息,是同样沦肌浃髓的血汗和泪水。它们永远消失在了命运的岔口里。
  你永远都不知道这是否值得。
  时常自己跟自己较劲,为什么要来北漂,风尘仆仆的上下班,我似乎又找不到存在的意义,也常常问change:

  我的选择错误了吗? 兜兜转转这么久了,我还是一无所有

change回复道:

   emm… 不会啊,你还有我啊

很暖心,很想哭,所以越发无力感,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,但又像是只在转瞬之间。兜兜转转的千百种人生汇聚于此刻,如梦幻泡影。每个选择都可能是种错误,每种未来都隐约活色生香。要搞砸那么多次,失望那么多次,才换来这进退失据的当下片刻。

就像宋冬野在《空港曲》中唱的:

脏水洗身 浊杯赴宴
如来的饭碗 荒诞世间
你我登船 送命或寻欢
可信仰不过是忘记真相

但至少,你在那些岔口面前沉吟过,你曾经放手一搏地尝试过,致那些破碎了的心,和跌跌撞撞的生活。

-------------本文结束感谢您的阅读-------------
Thank you for your encouragement